从慈善出发,到美股上市,水滴公司感动了谁?

原创 PC4f5X  2021-05-02 11:43 

原标题:从慈善出发,到美股上市,水滴公司感动了谁?

十年之前,郭美美仅凭一人之力几乎搞废了整个“慈善”事业。

十年之后,沈鹏不仅重振了慈善事业,甚至还要到美利坚IPO,割注本主义的韭菜。

4月17日,水滴公司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招股书,启动上市流程。招股书显示,水滴公司2020年营收为30.28亿,同比增长100.4%,旗下业务水滴筹并不贡献营收。

对于水滴公司IPO的消息,公众却一脸茫然。毕竟,在下沉市场群体印象中,水滴公司一直致力于中国的慈善事业而不懈奋斗。现在突然要去IPO了,是不是很惊喜?

联想到在不仅前,即3月31日,水滴公司另一大业务板块水滴互助正式关闭。二者恐怕绝非偶然。

01 赴美IPO 去年亏损6.6亿

公开资料显示,水滴公司自2016年成立至今,5年来,累计为大病患者筹得370亿救助款,爱心用户数量已超3.2亿。并已完成7轮超40亿元融资,投资方包括腾讯、美团、IDG、真格等知名机构。

作为一家靠爱心捐助起家的互助平台,目前水滴公司的业务已经从原来的一水滴筹逐步拓展到现在的水滴筹、水滴互助、水滴保险三大业务板块。

事实上,市场上早有水滴公司将IPO的消息传出。今年2月18日,就曾有消息指出“水滴公司将在3个月内赴美IPO,最新估值已达100亿美元。”

仅2个月后,4月17日,水滴公司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招股书,启动上市流程。招股书显示,水滴公司2020年营收为30.28亿,同比增长100.4%。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水滴公司营收主要来自向保险公司提供保险分销服务、以及向保险公司和其他保险经纪或代理公司提供技术服务等。其中保险分销佣金收入为核心业务,贡献收入占比89%。

据招股书显示,水滴公司的营收从2018年的2.381亿元人民币增长到2019年的15.110亿元人民币,增幅为534.6%;2020年进一步增长100.4%,达到30.279亿元人民币(约合4.641亿美元)。

水滴公司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的净亏损分别为2.092亿元人民币、3.215亿元人民币和6.639亿元人民币。

此外,水滴公司还在招股书中披露了该公司的股权结构。在IPO之前,水滴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沈鹏、联合创始人兼董事杨光、联合创始人兼董事胡尧等核心管理层持有961,736,918股普通股,持股比例为26.4%。腾讯通过Image Frame Investment(HK) Limited持股22.1%,博裕资本、高榕资本、瑞士再保险三家机构分别持有11.9%、6.5%、5.7%股权。

02 关闭水滴互助或为上市扫清障碍

3月26日,水滴互助发布公告,原互助计划将于2021年3月31日18点正式终止。这是继美团互助、轻松互助关停后,国内又一家主动关闭的互助平台。据资料显示,截至目前,水滴互助累计筹集救助金超过19亿,救助近2万名会员。

水滴互助表示,为给用户提供更全面、更稳定的保障,将进行服务模式升级。对于在保障中的互助会员,将通过保险为其升级保障,投保一年期,最高保额50万元的健康险,由水滴互助承担保费。

同时,对于此前不幸确诊大病的会员,水滴互助承诺;“自首次诊断之日起180天内,可继续发起申请,若符合原互助条件,将由平台提供合理赔付。对于用户账户内的余额,平台将从公告日起5日内发起退款。”

作为国内知名网络互助平台,水滴互助突然宣布即将关闭,在业界引起哗然。也有观点认为一方面是为了合规,同时为水滴公司赴美上市扫清障碍。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国内网络互助平台的相继关闭,在此前就早有征兆。近年来,网络互助的野蛮生长已经引发监管部门的注意,甚至有全国人大代表委员对此提出建议,针对网络互助的强监管即将来临,已是毫无悬念。

在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对外经贸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孙洁也提交了一份关于加强网络互助平台监管的提案。

孙洁建议将网络互助纳入银保监会监管框架内,加快网络互助行业立法。在立法条件成熟前,可在银保监会指导下,先由行业协会牵头构建行业统一规则,组建行业NGO组织,规范经营行为,补齐制度短板,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同时,建立完善的资金监管制度。

早在2020年9月8日,银保监会打非局就曾发文,明确将相互宝、水滴互助等网络互助平台定义为非持牌经营的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并提出坚持对所有保险活动实行严格准入、持牌经营,严厉打击各类非法商业保险活动。

或受未来监管政策趋严的影响,今年1月15日,美团悄然关闭其美团互助业务。3月24日,轻松互助官方突然发布关停公告。加上去年已经关停的百度互助,网络互助关门潮似乎来临。

不过对于水滴互助的突然关停和后续安排也遭到了不少用户的质疑。

一位用户表示:“我在水滴互助上为全家人上了好多年的互助保险,现在登录上一看什么都没有啦。平台也变了,家人的互助人员信息都没有啦。我要投诉,我感觉受到欺骗。”

另一位用户在第三方投诉网站上称:“水滴互助关闭,我们买之前都是过了180天等待期,当保险买的现在他们关闭,给了一年的消费型保险,就什么保障都没了。买的时候身体都很好这些年都有些小毛病再去投保都不容易还要180天新的等待期,希望他们能让这些买了这么多年没有出险的客户能选择其他保险,可以保终身的,没有等待期,没健康告知可以付费的。请互助不要失去诚信。”

03 公众质疑:左手慈善右手敛财?

作为头部大病筹款平台,水滴筹因开创了国内网络大病筹款0手续费。水滴筹创始人沈鹏曾公开表示:“在水滴筹上筹款不收取任何手续费,并且提现手续费也由水滴筹承担。”因此,水滴筹在一开始受到广大用户一致好评。然而,满口的仁义道德,最终还是沦为一门生意。而沈鹏的承诺也很快被现实打脸。

2019年5月8日,有网友爆料在水滴筹捐款被收取了20元手续费。彼时,沈鹏还亲自现身辟谣,声称水滴筹成立以来就从没有收取任何费用,千分之六的支付通道费都是公司自费补贴,已累计补贴1亿多元。

仅不到半年时间,2019年10月11日,水滴筹官微突然宣布对原先的补贴手续费政策进行调整,调整后受益人群仅仅针对部分特别困难、积极自救人群,并于10月15日开始实施。

然而,此举最终招来网上无数痛骂和质疑,认为“水滴筹最终将手伸向筹款人的救命钱”。

或迫于舆论压力,2019年10月14日晚,水滴筹再发声明称补助调整之后,仍不收费,还加大对特别困难人群、积极自救人群帮扶力度。不过,据不少用户反映,目前水滴筹已经对提现收取千分之六的手续费。

而这只是水滴筹受到社会公众质疑的冰山一角。几乎是在收费风波发生的同时,水滴筹“扫楼筹款”事件爆发,令大病众筹平台陷入公众信任危机。

根据报道,水滴筹在很多城市招募“筹款顾问”。他们中很多人以医院为驻地,“扫楼”引导患者发起筹款,却不审核筹款涉及的疾病及治疗费用、筹款人经济状况等信息。患者完成筹款申请后,“筹款顾问”按单获得提成。

一些地推人员为了抢“病友资源”,在医院内与同行大打出手,令人感到惊奇的同时,又不免对大病互助模式产生质疑,这到底是慈善,还是一门生意?

04 水滴保险用户投诉多

水滴保险是水滴公司的第三大业务板块,也是其三大业务板块中唯一完全商业化的模块,当然这也依托水滴互助和水滴筹这两大业务带来的巨大流量。

据官方介绍,目前水滴保险商城已与国内超过60家知名保险公司达成合作,推出超过260余款高性价比优质保险产品。截至2020年9月,累计保费超182亿元,累计保障用户数近1.4亿,76%的用户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

而作为水滴公司唯一的商业化运作模块,水滴保险却一直遭到不少用户诟病,“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扣费”、“虚假诱导”等质疑不断。

4月27日,一位网友在网上发贴投诉称:“2021年4月13日,我收到水滴保发来的续保短信,我感到莫名其妙,一查真的被扣款了。为追款的事犯难了,今天上网,看见有跟我一样遭遇的找你们可以追款。”

另一用户也同样在网上发起投诉,称:“在未对老人进行详细健康告知的情况下,利用老人不懂智能手机、每月实际付款费用以及保险健康告知,欺诈老人购买无效保险。家中本身一贫如洗,客服误导老人以为每月保费都1元且无健康告知,欺诈老人购买保险,老人手机上仅有的一点吃饭钱被保险公司骗走,现在老人难过的睡不着觉,保险公司一分钱也没给退,希望得到退款并补偿老人精神损失。”

十年前,中国的慈善事业因为郭美美而遭到重创。

十年后,郭美美“二进宫”,而沈鹏带着水滴公司,从慈善出发,一步一步发展壮大,现在还要远赴美利坚上市,开启不一样的人生。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本文地址:http://www.lzjjyhg.com/33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